提线傀儡

杂吃党,最讨厌KY

王者荣耀语c群,酒吧设定,空皮多,不禁小白(新萌可慢慢学),也希望有大佬来带,欢迎大家来磨皮

【伞修】每一世都是你

不会取名emmmmm……
第一次写文
ooc归我,角色归蝴蝶蓝

   “阿修,我出去一下,老陶找我有点事,一会回来啊,有事电话联系。”
    苏沐秋换好衣服,站在门前摇了摇手里的手机,手机是陶轩给的,说是为了联系人。
   “知道了,早点回来啊。”
    叶修叼着一根苏沐秋给的棒棒糖,手里操作着一叶之秋打着眼前的副本。见苏沐秋走后,三俩下把boss打完,看着爆出的材料,打开加密文件夹里的材料列表,核对完后,嘴角微微勾起。
   “作为聘礼,应该够了吧……再去打一个吧。”叶修却不知,这一次离别,便是永恒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
   “沐秋怎么还不回来啊……”
    叶修打完最后的一次副本,看了看电脑右下方显示的时间,嘴里嘟囔着,看着放在旁边的手机许久,决定还是打过去。
    苏沐秋走出蛋糕店,手里提着上次叶修偶然提起想吃的蛋糕,上面还私心的拜托人把巧克力上的字改成了I LOVE YOU,但还是选择蛋糕包装时选择能遮住字的,站在斑马线边,看着红灯一分一秒的过去,神情却慢慢飘离:叶修收到蛋糕后会是什么表情呢?是觉得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呢,会答应自己吗,会……讨厌我吗……苏沐秋慢慢回神,发现是手机在抖动,抬头发现绿灯早到了,便一边过马路一边接着电话。
   “沐秋大大咋还不回来啊?”
   “知道了,顺带去蛋糕店买点东西。”
   “哟,沐橙早上才提起想吃蛋糕,下午你这个妹控就去买了,怎么哥提起过那么多回,也不见你买一个呢?”
   “我记得你比我还小吧,在我面前称什么哥啊。”
叶修看着仓库里的材料,手下意识摸了摸苏沐秋上次送给自己的项链,终于还是提起勇气。
   “沐秋啊,哥跟你说个事儿……”
   “什么事?”
   “……我喜欢你……”
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叶修说完后对面一片寂静,突然泄了气,正准备打算以玩笑越过去时,却听到对方回到,
   “……我也喜欢你,你等着,我马上回碰——”“家”字还没有说出口,手机那边就传来一阵震耳的碰撞声,叶修愣住了,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,好似不敢相信,还对着手机说:“沐秋,你那边什么声音?喂?听得到吗?沐秋?沐秋!”手机从手中挂下,跌落在地。
    叶修像发了疯似的跑去了医院,却还是没见到苏沐秋最后一面。
    苏沐秋当场死亡,死时手里还握着装着写着I LOVE YOU的蛋糕。
    苏沐橙对着躺在病床上的苏沐秋涕不成声,叶修好似还不相信,手微微颤抖,看着眼前的沐橙,强打精神,拍着沐橙的肩,“沐橙……不哭了啊,沐秋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的……沐橙,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了,只有我们相依为命了……”
    苏沐秋死了,抛下了苏沐橙,抛下了荣耀,也抛下了他最爱的人——叶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“我们是……冠军!”国家队13人在舞台上捧着奖杯,叶修坐在台下,眼睛看着奖杯,又好像在看着什么东西。
    回国后,叶修没有第一时间回家,而是转火车,前往杭州南山,那个人一直沉睡的地方。
    “沐秋,又来打扰你了啊,这次来,我想和你分享一个惊喜……我不仅拿到了四个国内的冠军,还拿到了一个世界冠军……可惜你不在……你个大骗子……你说好的……要和我一起站在荣耀巅峰……你说好的……我出去一下,马上回来……你说好的……少年,可不要太嚣张,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……可为什么……你的人生那么短呢……”
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
    “你个家伙……也不来看看我……沐橙总能梦见你,你却一次都不来找我……”
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
    “我也肯定会有一天去找你的……,不知道……你这个家伙那时候还认不认识我呢……”
    “怎么会忘……”
    叶修靠在墓碑上,对着那张黑白照片说话,却不知一个透明的人,站在他面前,不断回应着他的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叶修死了,他活到了83岁,但没结过婚,一生平安,没得过什么重大的疾病,走的时候很安详,整个联盟的人都来到了他的葬礼,韩文清、黄少天、喻文州、周泽楷、江波涛……人人都沉浸在一片阴暗中,但苏沐橙除外,很多人问苏沐橙为什么不伤心,苏沐橙只回了一句话:“我要是难过,叶修哥肯定很担心我,而且我知道,他只是去找那个人罢了。”

——下——he——结——局——

    “叶修哥,早上好啊,我们来看你了。”苏沐橙拉着一位长相英俊的男子,向客厅里瘫在沙发上的叶修喊到。
    “沐橙来了?”苏沐秋围着围裙,从厨房走出来,揉了揉苏沐橙的头“怎么想着来我们这个狗窝来了?”
    “没事,只是梦到了些东西。”
    “什么东西?”
    苏沐橙回想着梦里的事情,最后停留在最后一幕,两座靠在一起的墓碑,“没什么,一些场景罢了。”
    这一世,结局,也会一样的吧,如梦中一样,那两座墓碑,还会靠在一起。

END